深圳局部降雨頻率超50年一遇,紅樹林1小時降雨量歷史最高
  羊城晚報訊記者李曉旭報道:3月31日,羊城晚報記者從深圳市三防辦瞭解到,深圳2014年首場大暴雨造成內澇200處,2人因災死亡,局部降雨頻率超50年一遇。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王榮詢問瞭解機場與城市積水情況,指示對新老設施採取針對性安全保障措施,確保生產與生活正常。
  3月30日傍晚至31日凌晨的強降雨來勢凶猛,深圳市平均降雨125毫米,最大累計降雨達318毫米,最大1小時降雨量為紅樹林站,達115毫米,這是氣象歷史記錄以來的最大值,局部降雨頻率超50年一遇。此次降雨過程累計雨量、小時雨強、持續時間均超過2013年的“8·30”暴雨,是深圳市30年來3月份出現的最強大暴雨。
  三防辦通報,暴雨期間,深圳市發生約200處不同程度的積水或內澇,部分河堤坍塌損毀,2人因災死亡。寶安區西鄉三圍村內澇,全村1樓水浸。龍崗二人民醫院轉平湖華南城方向積水約1米,羅湖區春風路文錦花園積水約0.8米,配電房受淹。南山蛇口望海路外國語學校門口多輛汽車水浸熄火。
  暴雨期間,2人因災死亡。光明新區木墩河樓村段1人在電魚時被河水沖走溺亡,死者姓名王華為,男,33歲,湖北省通山縣人。龍華新區一名約20歲的女子曹美清在降雨期間死亡,死因尚未明確。此外,深圳多處河堤坍塌損毀,布吉河茂業百貨段河堤損毀約100米,寶安清連西路石岩中心小學旁河堤坍塌等。
  5小時錄得9119次閃電
  羊城晚報訊記者全良波、通訊員王書欣報道:深圳氣象臺稱,本次強降雨的小時雨強創下有歷史記錄以來的新高,全市絕大部分自動站記錄到100毫米以上的大暴雨。氣象臺預測,未來3日仍有大雨到暴雨,並伴有雷暴。
  據統計,自3月30日起,深圳出現3月份最強的大暴雨降水過程,全市平均雨量195.9毫米。最大日雨量出現在深圳機場自動站,記錄的雨量為284.1毫米。最大小時雨強出現在和平自動站,為116.2毫米,小時雨強創下有歷史記錄以來的新高。30日雷暴期間,氣象臺5小時內錄得9119次閃電。
  氣象臺表示,3月30—31日,深圳絕大部分自動站記錄到100毫米以上的大暴雨,1/4自動站記錄到超過200毫米雨量。31日上午雷雨時伴有8-10級陣風,西鄉街道鐵崗水庫站點記錄到全市最大陣風97公里/小時。本次降水具有突發性強、短時雨強大、持續時間長、伴有強雷電、短時陣風強等特點。
  氣象臺相關負責人說,本次降雨過程期間深圳市氣象臺先後發佈了暴雨黃、橙、紅色預警信號,大風藍色、黃色預警信號及雷電預警信號,其中全市暴雨紅色預警共生效15小時20分鐘,是2006年《深圳市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佈規定》頒佈實施以來持續時間最長且發佈範圍最廣的暴雨紅色預警信號。
  光明公明
  兩男電魚1人被水沖走
  男子被找到時已身亡
  羊城晚報訊記者李曉旭報道:3月30日晚間,2名男子相約去公明辦事處一條河溝內電魚,結果突然天降暴雨,兩人被洪水圍困。事發後,消防很快趕到現場營救,成功將其中一名男子拯救上岸,而另一名男子則不幸被洪水沖走。經過救援人員5小時努力,終於找到該名男子下落,不過已經不幸身亡。
  出事地點位於公明辦事處光明高級第二技工學校附近,學校旁邊有一條河,名為木墩河。3月30日上午,記者來到事發現場,河道寬約15米。記者在河岸上看到有遺留下來的捕魚工具,電瓶、網兜、竹竿等。
  據周邊居民介紹,該條河的上游是一個水庫,下游則連接著茅洲河。出事時間是在3月30日晚上6時許,當時有2名男子相約來到這裡電魚,就是順著河堤邊的斜坡走下去的。平時河水不是很深,最深不過2米。不想30日天降暴雨,水位上漲很快,等到兩人想離開時已經晚了,兩人被洪水圍困。
  周邊居民表示,該條河道平時是有巡邏員在值守的,涉事兩名男子可能是趁著工作人員交接班的空隙,走到河道內捕魚,才會導致這次悲劇發生。
  據記者瞭解,死者姓王,男,1981年出生,湖北省通山縣人,已成家並有兩個小孩。
  (報料人曾先生,獲50元)
  龍崗布吉
  土牆塌方30戶居民搬家
  羊城晚報訊記者宋王群報道:強降雨導致龍崗區布吉一處土牆發生塌方,距離土牆邊坡的三棟居民樓的30多戶居民只得搬家。3月31日,記者在現場看到,塌方的擋土牆長約40米,寬約3米,不少的泥土都垮塌到了6米多深的山坡下。為了防止更大面積的塌方,轄區下水徑社區的十多名工人正用大量的彩色塑料布將塌方的邊坡蓋了起來,防止雨水滲漏到山坡里。現場一位保安告訴記者,塌方的地方已經接近居民房,社區安排了幾名保安在現場值班。
  一位工地居民稱,塌方發生在3月30日晚8時多,居民樓前的擋土牆經過幾天的雨水滲透,發生塌方,居民樓前的空地隨之出現多條裂縫。經過社區派人現場勘察,距離塌方最近的4號、5號和6號樓存在安全隱患,社區隨後安排三棟樓的30多戶居民,大約200人住進了附近的酒店,還有一些居民則連夜搬到了別的地方租房子住。社區一位負責人表示,布吉街道辦已安排專人前來勘察,等天氣好轉再對塌方的邊坡進行維修。
  (報料人萬先生,獲50元) 編輯: 健龍
   1
  
  ←南頭關出關人行天橋,一名交警赤腳指揮交通 羊城晚報記者 石華 攝
  
  →南頭關出關人行天橋附近,一輛公交車熄火,眾人合力推車 羊城晚報記者 石華 攝
  
  ↓一位清潔工“全副武裝”在打掃路面 羊城晚報記者 王磊 攝
  本次強降雨
  四類違法行為不予處罰
  羊城晚報訊記者石華報道:3月30日晚,深圳氣象臺發佈今年首個暴雨紅色預警信號,全市普降暴雨,不少路段積水嚴重,深圳市交警局提前啟動應急預案,其間共出動警力1490餘人次、出動拖車280餘輛、警車260輛參與路面應急處置,拖移涉水熄火車輛431輛。
  本次暴雨對深圳各路段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梅觀高速華為至阪田路段、107國道創業路口、東湖至沙灣路段以及福龍工業區路段等主要路口積水嚴重。梅觀高速從3月30日晚11時30分開始封路,昨日5時左右,梅觀北行解封,積水處兩車道可通行,南行方向仍在用抽水機抽水。另外,沿江高速在昨日也封閉了一個多小時。
  深圳交警於3月30日晚啟動一級勤務響應,本次強降雨期間,深圳交警全部拖車同時協調120輛社會拖吊車上路值守。截至31日16時,拖移涉水熄火車輛431輛。
  記者從深圳交警局瞭解到,本次強降雨期間,交警對四類違法行為不予處罰:因積水借道公交車道行駛的;在港口封港期間,疏港貨車因排隊臨時在機動車道聚集停放的;因路段積水,貨車繞行導致駛入禁行區域的;因路段積水變更車道,違反禁止或指示類標誌、標線的。符合上述條件的,如仍被記錄有交通違法的,車主可以至各大隊值日警官窗口進行陳述、申辯,交警核實後將予以取消。
  由於路面積水,部分車輛車牌受水阻力導致車牌掉落水中,不少撿到車牌的市民向交警報警,針對這種情況,交警指揮中心專門通過電臺和微博呼籲市民,可將車牌交給路面交警或就近交警大隊,交警收集後將向社會公佈車牌號,丟失車牌的車主可以攜帶有效證件從交警部門領回。 編輯: 健龍
  
  圖1↑上游的老橋垮塌,下游的新橋裸露著鋼筋 羊城晚報記者 李曉旭 攝
  龍華華聯
  新舊兩橋相繼垮塌
  被洪水衝垮還是主動拆除,說法不一
  羊城晚報訊記者李曉旭報道:3月30日晚8時許,龍華辦事處華聯社區河背工業區新舊兩座橋在洪水中一起垮塌,所幸沒有人員傷亡。垮塌原因說法不一,龍華辦事處稱是施工單位按應急預案拆掉舊橋,以便大浪河洪水順利通過;而華聯社區市政辦張主任卻說,舊橋及緊挨著在建的新橋是被洪水沖塌的。
  河道裸露大量鋼筋
  3月31日上午10時許,記者來到華聯社區河背工業區,此時天空仍在下雨。在現場,記者看到涉事橋梁的東半段完全垮塌,岸邊的牆體也一同落水,裸露著大量黃土,時不時有泥塊掉入水中;而橋梁的西半段則呈懸空狀,橫在河道上空,十分危險(見圖1)。河道西側的空地上堆放著大量鋼筋及建材,現場的施工員介紹,垮塌的是一座老橋,長約15米,寬約5米。施工方打算在老橋下游緊挨著的位置建一座新橋,從今年2月份開始動工,新橋已經打好地基,並扎好鋼筋,目前已經完成基礎的混凝土澆築。在這次暴雨洪水中,老橋及還未完工的新橋均已損壞。
  記者看到,大浪河河道內裸露著大量垂直的鋼筋,一些水泥塊堆放在河道內。在垮塌點兩側,華聯社區工作人員均拉起了封鎖線,兩岸居民的通行被迫中斷。有居民介紹,3月30日傍晚,大浪河水位高漲,一度漫出老橋,洪水已經侵入河背新村內,後來老橋垮塌,水位才漸漸降低。
  現場多名附近租戶介紹,在修建新橋過程中,施工人員為攔住河水,在老橋底下放了兩根直徑1米的水泥管道,平時河水是通過這兩個管道流向下游的,這次洪水勢頭猛烈,兩個管道無法及時排水,這才導致老橋被水衝垮。
  垮塌原因說法不一
  對於事故原因,3月31日下午,龍華辦事處建設工程事務中心回應,涉事垮塌的橋梁為大浪河綜合整治工程5號橋,目前正在施工,“該處舊橋梁已經拆除,併在舊橋梁相關位置做了一座臨時便道(註:是進出該村的唯一通道)供車輛、人員通行,按施工組織設計方案實施箱涵橋下半段的施工,目前已完成基礎的混凝土澆築。”3月30日傍晚深圳暴雨,大浪河龍華段河水暴漲,為保障廣大市民生命財產安全,在洪峰來臨之際,施工單位應上級要求拆除了該臨時便道,以確保大浪河洪水順利通過。
  不過在事發現場,龍華辦事處華聯社區市政辦張主任卻一再強調,5號橋“不是拆掉的,是河水衝垮的”。他還說,3天前,涉事的老橋曾局部垮塌過,當時被施工人員及時修補了,不料暴雨來臨還是被徹底衝垮。張主任指著大浪河東側兩層高的河背村綜合辦公室說,如果暴雨繼續,河堤將會繼續塌陷,河背村辦公樓面臨不保。張主任表示,5號橋被衝垮後,龍華辦事處的人員遲遲未到現場,導致華聯社區的工作人員疲於奔命,也無法向兩岸居民解釋清楚。
  (報料人張先生,獲50元) 編輯: 健龍
  
  圖2↑養生館內的工具箱等物在記者採訪期間悉數落水 羊城晚報記者 李曉旭 攝
  寶安石岩
  河堤倒塌民房落水
  70名居民被緊急疏散
  羊城晚報訊記者李曉旭報道:3月30日晚上8時30分許,寶安石岩王家莊河河堤倒塌,依水而建的民房一角“掉入水中”。該民房業主張先生說,春節前有施工人員在樓下修橋,將河床挖低1.5米,可並未及時給河道修建護坡,導致樓房地基這段時間一直被浸泡。事發後,約有70名樓內居民被緊急疏散至石岩中心小學內暫避。
  3月31日中午,記者來到石岩街道青年路的事發現場,發生坍塌的河堤位於石岩中心小學旁邊,涉事民房地下約3米深的地基已經全部垮塌,樓房地下呈掏空狀。為了安全考慮,周邊多棟居民樓已經被疏散。另外,埋在地下的電線和水管均被攔腰截斷,發生坍塌的河堤將近30米長。受災最嚴重的是一家臨街養生店,老闆劉先生介紹,僅僅是他們店面,就塌陷了將近20平方米。30日晚8時許,劉先生在店內玩電腦正在興頭上,忽然他聽到地板磚爆裂的聲音,“當時我趕緊跳起來到另一個房間,打電話給房東,撥通後只說了‘地板裂了’,之後整個放電腦的房間就塌下去了。”
  3月31日中午12時許,就在記者採訪期間,養生店內本來沒有落水的工具箱、個別桌椅等物,也隨著河堤的再次垮塌而掉入水中(見圖2)。至此,劉先生整個養生店全部“落水”。“損失有六、七萬元,我老婆、兒媳婦和孫子的金銀首飾,還有印表機、電腦等貴重物品和店內的1萬多元現金,都沒了。當時幸虧我家人都從後門跑掉了。”劉先生的妻子號啕大哭。
  記者在河道旁邊發現這樣的一個警示牌:道路“三危”隱患點。據垮塌樓房的業主張先生說,他家的房子依水而建,之前修建有護坡,即便雨水再大,洪水再猛,房子地基也沒出過事。去年7月份,王家莊河開始動工修橋,直到今年春節前才完成。據其介紹,施工期間,工人將河床挖深了1.5米,張先生擔心自家的地基受影響,多次向施工隊及有關部門反映,需要給他家的房子修建一個新的護坡,而施工隊每次也都承諾會修。但橋修好之後,施工人員全部走了,承諾的護坡一直沒有修好。
  張先生就認為,這次意外是地基裸露被河水長期沖刷而導致,“政府應負全責。”據附近本地村民介紹,王家莊河在10年間先後改造過3次,每次改造就會將河床挖深,導致地基裸露而被河水沖刷,村民表示,政府工程大家都理解,但配套建設也應該做足。
  據石岩街道辦消息,王家莊河青年路橋段上游因河道狹窄、擋牆老舊,受3月30日晚暴雨影響,河道洪水沖刷擋牆,擋牆下部砂石雨水被掏空,導致兩段圍牆坍塌。
  (報料人張先生,獲50元) 編輯: 健龍
  
  ↑一車主被困公交站台 羊城晚報記者 宋王群 攝
  福田新洲
  闖深水區車輛死火
  暴雨期間,由於汽車死火被困的市民將近200人
  羊城晚報訊記者全良波,通訊員敖卓謙、王須報道:去年8月,深圳一名女車主因內澇淹死涵洞,引起市民雨天行車的警覺。3月31日上午,深圳公安消防支隊通報稱,暴雨期間,由於汽車死火被困的市民將近200人,未出現傷亡情況。
  3月30日晚上起,深圳下起暴雨,直至3月31日上午還未見停,深圳多地出現內澇現象。上午7時,記者接報來到福田區新洲隧道看到,隧道內的積水已經漫過膝蓋。一輛小車停在積水中央,眼看著積水漫過輪胎,但車主還未打開車門下車。
  7時30分左右,廣東邊防六支隊官兵聞訊趕來,在隧道口放置警告牌後,決定先將車移出隧道。幾名邊防官兵跳入水中,合力將被困車輛推上安全地帶。不久後,小車被推出積水區,等候拖車前來處理。
  車主張先生說,當時看見隧道內有不少積水,以為水不深,就駕車直闖。不料車子行駛到一半就熄了火,當時周邊的水深約半米,動彈不得。“我又害怕周邊的水更深,不敢下車。”張先生說,想起南山發生的一起無法開車門逃生的案例,先把車窗搖下來,然後聯繫拖車。但拖車堵在路上一時半會還趕不來,看著迅速升高的水位,真是心急如焚。幸好邊防官兵及時趕了過來,幫助他脫離困境。
  據深圳消防支隊統計,3月30日18時至31日上午6時,全市消防部隊共接處警155宗,其中搶險救援121中,火災34宗,出動消防車253輛次、消防員1247人次,解救轉移受災遇險市民476人。
  該負責人說,全市由於汽車死火被困的市民將近200人,消防積極配合在場交警等部門全力處置,未出現傷亡情況,也為快速疏導和恢復路面交通起到了積極作用。編輯: 健龍
  (原標題:強降雨凶猛深圳2人因災死亡 局部降雨頻率超50年一遇)
創作者介紹

Newton Faulkner

mc40mcyf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