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實習生 胡文琦
  圖/羊城晚報記者 鄭迅
  繼羅家寶(“蝦哥”)、陳笑風(“大哥風”)兩位粵劇唱腔創派老倌後,本期“羊城留聲機”請來了一位梨園巾幗——鄭培英。
  年近八秩的鄭培英,少時在戲迷父母的熏陶下愛上粵劇。1957年,20歲出頭的她進入廣州市粵劇團,後又被調到廣東粵劇院一團,在粵劇藝術大師紅線女的指導下專習紅腔,並與馬師曾、羅品超、楚岫雲、文覺非、呂玉郎、少昆侖、羅家寶等著名粵劇老倌同台演出,吸取各家之長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因擅演悲劇而有粵劇“催淚彈”之稱。
  退休多年,鄭培英仍在授徒、著書。如今,她表示,要停下來享受一下人生了,只是,粵劇唱腔流派的斷層與行當弱化等業內隱憂,始終成為這位認真的藝術家難以放下的痛。
  聲音好聽
  還要唱出真情感
  6月的一天,鄭培英在位於廣州天河區的家中接受了羊城晚報專訪。
  在她眼裡,現在無論是專業粵劇演員還是業餘的粵劇“發燒友”,都很努力追求在唱功上如何發聲用氣,然而,卻忽視了對角色演繹的追求。“昨天,有個粵劇發燒友來看望我,他說他很喜歡我的《南唐殘夢》。因為這首曲的音樂節奏很好聽,詮釋出當時李煜和小周後那種國破家亡的情緒,哀怨纏綿。”鄭培英說,“但我跟她說,這不只是唱得好聽,最重要的是要唱出人物的感情。別人聽你唱戲,不一定要看到你的人,但要做到聽你的聲音就知道你在唱什麼角色,這是唱腔的最高境界。沒有感情,聲音再好聽也是過眼雲煙,聽過就算了,印象不深的。”
  最近一次在廣東粵劇學校舉辦的粵劇研討會上,鄭培英介紹了自己唱腔塑造的心得與體會。“比如說,秦香蓮,是青衣角色,袁崇煥的夫人也是青衣角色,但她們的年齡身份不同唱法就不同。秦香蓮是個農村婦女,她追求家庭幸福,也敢於控訴不幸,那句‘手抱琵琶,悲從中起’該如何演繹?我是把旋律改變了,‘中起’用力拉高拉長,我覺得這樣更符合秦香蓮的性格,因為她不裝大家閨秀,不忌諱什麼。唱戲是角色演繹,不能千人一面,唱腔可以依照演員的理解改變。”她說。
  鄭培英認為,如今粵劇與其當年表演的最大區別,在於唱腔的定調與否,“我們以前唱曲是沒有譜的,很多都需要演員創作,現在唱來唱去主要是萬靄端、卜燦榮的唱腔……現在也有很多新人,可以寫一些粵劇旋律,寫得好不好可以大家探討。”
  拜師女姐
  紅腔流派再發展
  當然,按照自己的角色理解改變唱腔,並非胡亂創腔,因為,一切流派的形成都源於承繼,以優秀、成熟的唱腔為根基。鄭培英,就是從專習紅腔開始步向自己的藝術高峰。
  “紅腔是我最中意的唱腔,紅老師的名曲《昭君出塞》、《打神》、《一代天驕》、《荔枝頌》等唱段我張口能唱,但要深得紅腔精髓與神韻,就不是學習幾首曲子這麼簡單。我入紅門,是在我進入廣東粵劇院後,紅線女一對一、手把手地教我,包括發聲、用氣、嘴型、身段、表演,以及如何以情帶聲等等。”鄭培英說。
  在紅線女的指導下,鄭培英的唱腔和表演進步神速。“那時候,跟她同台的都是當時的大佬倌,像1965年版的《山鄉風雲》,主演有紅線女、羅品超、羅家寶、文覺非等等,而資歷最淺的就是飾演春花的鄭培英,可見,她在老倌們眼中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新星之材。”資深粵劇專線記者、鄭培英的老朋友彭壽輝說。
  不過,鄭培英很清楚,光是模仿紅線女成功並不等於藝術成功,她還得摸索自己的路子。“1978年重排經典摺子戲《斷橋會》,我演白素貞,在唱腔方面,我以紅腔為主,加上自己對角色的理解而有所創造。戲中有段‘長句滾花’,我原用普通唱法,但著名音樂家高升則建議我結合自己聲線將這段曲唱得跌宕一些。我覺得他講得有道理:只要不賣弄聲線、不故作花巧,根據劇情和人物加一點新元素,也未嘗不可。從《斷橋會》這出戲開始,我嘗試按照不同的人物來設計不同的唱腔。”鄭培英說。
  擔心當下
  粵劇行當在弱化
  退休後的鄭培英,做了幾件事。2011年做了一套個人藝術專輯,2013年著作出版書籍《梨園未了情》,此外,還參與編寫唱腔集、粵劇大全等等。除了用文字、映像把自己的舞臺經驗凝固下來傳贈後人,鄭培英還不斷帶徒弟,至今她已有16名徒弟。
  提及當下的粵劇發展,鄭培英表示,“我現在也看‘嶺南戲曲頻道’《粵劇有我哋》,介紹了很多還不出名的優秀粵劇演員,這讓我們看到一些希望,但說到底,他們離真正成功還有一段不短的路程。現在演的人,功底不錯,但很致命的一點是唱功沒有風格,大家都唱同一個腔,一個調,我很擔心以後粵劇風格的流失。”
  “我還擔心的一點,是行當的弱化。以前戲曲有十大行當,後來改革了成了‘六柱制’,就是文武生,小生,武生,正印花旦,第二花旦,醜生。但是現在很多戲就只剩下生、旦,其他行當都沒有了,比如說醜生,以前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但現在醜生在戲里是可有可無了。這就涉及到另一個問題:要培養醜生,就必須有專門醜生演的戲,如《拉郎配》《選女婿》,如此,這個行當才能發展。現在每個人都爭著做生、旦,所以,粵劇的發展怎能不越來越窄呢。”鄭培英說。
  何裕華、胡文琦  (原標題:鄭培英:“唱功沒有風格,很致命”)
創作者介紹

Newton Faulkner

mc40mcyf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